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加入我们 联系我们 | ENGLISH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曝光台

王思聪被限高消费!当互联网大潮退去,原来他也在裸泳

  • 作者:本站
  • 日期:2019/11/10
  • 点击次数:2003次

老公变老赖,老婆们一起把债扛下来!

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获悉,王思聪已被上海市嘉定区人民法院发布限制消费令。

上述限制消费令显示,法院于2019年08月12日立案执行申请人曹悦申请执行上海熊猫互娱文化有限公司其他合同纠纷一案,因熊猫互娱未按执行通知书指定的期间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给付义务,被采取限制消费措施,限制其法定代表人、主要负责人、影响债务履行的直接责任人员、实际控制人王思聪不得实施高消费及非生活和工作必需的消费行为。

上述高消费行为包括:

(一)乘坐交通工具时,选择飞机、列车软卧、轮船二等以上舱位;(二)在星级以上宾馆、酒店、夜总会、高尔夫球场等场所进行高消费;(三)购买不动产或者新建、扩建、高档装修房屋;(四)租赁高档写字楼、宾馆、公寓等场所办公;(五)购买非经营必需车辆;(六)旅游、度假;(七)子女就读高收费私立学校;(八)支付高额保费购买保险理财产品;(九)乘坐G字头动车组列车全部座位、其他动车组列车一等以上座位等其他非生活和工作必需的消费行为。

就在3天前,王思聪被列入被执行人名单,执行法院为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从执行信息来看,执行标的为151437840(元),也就意味着被执行人须支付本金、利息及迟延履行金等共约1.51亿元给申请执行人。

而前不久,由王思聪担任董事长并持股100%的北京普思投资有限公司的股权遭到上海市宝山区人民法院冻结,具体冻结数额不祥,冻结日期自2019年10月15日起至2022年10月14日。

这次被限制高消费,也就是说,像罗永浩一样,王思聪不能乘飞机、列车软卧、轮船二等以上舱位;不得在夜总会等进行消费;乘坐G字头动车组列车全部座位、其他动车组列车一等以上座位,孩子不能上私立学校。


当然,这或者影响不了他。毕竟,他有私人飞机,也有自己家的夜总会。

曾经的投资天才

一切还要从王健林给的那5个小目标说起。

2009年,王健林对外表示,自己的儿子王思聪不愿意介入万达的管理,因此给了他5亿元的零花钱,任其折腾。

彼时王健林说,“王思聪在海外长大,不会看眼色说话,怎么想就怎么说。但是他比较聪明,我允许他失败两次,两次后就回万达上班。”

5亿资金,对于王思聪来说,虽然只是老爹给的零花钱,但也足够自己大展身手一把了。


2009年,王思聪用这5亿,注册成立了北京普思投资有限公司,并担任董事长。普思资本的英文名为“Prometheus”,取自希腊语“Προμηθα”,意思是“先见之明”。

普思资本成立后,王思聪开始了一系列的资本运作。

2010年,战略投资360科技;

2011年,高调进军电竞行业,收购了当时面临解散的CCM战队,改组IG电竞俱乐部;

2015年,成立熊猫互娱和香蕉游戏传媒,进军直播领域;

2015年9月,投资8000万入股英雄互娱,在其借壳新三板上市后,将其股份全部抛售,累计套现1.32亿元,赚取5181万元,收益率高达65%。

据统计,2015-2017年,是普思资本的投资高峰,累计投资48笔。鼎盛时期,普思资本的管理规模超过30亿元。已投项目包括网鱼网咖、笑果文化、英雄互娱、乐逗游戏、天鸽控股、无锡先导、福寿园、Dexter、塞尔瑟斯(英雄互娱母公司借壳)等项目,不少项目投资回报颇丰。


早在斗鱼刚开始火的时候,王思聪就已经关注到到这个不可限量的直播市场了,他曾第一时间跟斗鱼接触洽谈投资与合作的事项,不过最终没能谈下来,因此后来直接另起炉灶创办了熊猫TV来跟斗鱼争夺市场蛋糕。

初期的熊猫TV由于拿着王老板的投资,因此显得异常财大气粗,早期平台内没有靠谱的主播,于是他们直接大手一挥从斗鱼挖人,一度把斗鱼大半的知名主播们都打包带走了。紧接着熊猫又做起了外国女主播的生意,从日本、韩国等地发掘了不少颜值高、身材好但在国内名气不高的新人,也曾获得了比较不错的人气和经济收益。

再后来,电竞赛事开始崛起,继斗鱼全程转播各大赛事后,熊猫TV也买了不少赛事的版权,众多大型赛事在熊猫都可以观看全程实况录像,让一群游戏爱好者逐渐转化为了平台的重视用户。更值得一提的是,熊猫还培养出了自己的顶级主播,也就是PDD,早期PDD在战旗直播虽然也有不错的人气,但在熊猫TV时PDD才真正崛起,成为了唯一能和55开、小智并列的超高人气大主播。

熊猫成就了PDD,PDD也成就了熊猫,顶级主播的吸引力是大到无法想象的,他是熊猫在和斗鱼抗衡时最有力的武器。

11月3日,对中国英雄联盟玩家来说是振奋人心的一天。iG战队获得英雄联盟S8全球总决赛冠军,这是8年来中国大陆战队首次取得LPL冠军。

有统计显示,这场全球总决赛直播的观看人数突破2亿人次,B站直播观看人次突破6000万,这意味着至少有6000万中国观众关注了这场比赛。

而一朝扬眉除了iG,还有屡屡霸占热搜的战队老板——王思聪。此战无疑令王思聪从原先“闹腾的公子哥”形象,迅速转型、且登顶全球视线里,电竞领域投融教父级的创二代。

在2011年8月,仍处中国电竞行业寒冬期,当王思聪在微博上高调宣布”“强势进入,整合电竞”,收购CCM战队,组建iG电竞俱乐部,市场多以为这不过是这位“公子哥”新一轮夺人眼球的闹腾。

时隔7年,iG的夺冠可以说是王思聪当初投资布局成功的最好证明。如今,越来越多投资人也许不懂电竞,但却瞄准了中国电竞这一尚处蓝海的蛋糕。而王思聪已经全面布局良久,并拥有了冠军战队和电竞产业全产业链的龙头布局,其身家也已在短短7年间实现了十几倍的增长。

电竞是其投融布局中的重要一环,而iG俱乐部、香蕉计划和熊猫直播,亦是王思聪电竞帝国中最重要的三家公司。

收购并重新组建iG电竞俱乐部是内容输出的根本。而电竞的其中一个收入来源则是建立在直播平台上,王思聪2015年以2000万投资游戏直播平台熊猫TV,目前已成为国内第三大游戏直播平台,仅次于斗鱼与虎牙,此前业内估值已达50亿元。

而香蕉计划则完善了王思聪的电竞布局,这个2015年6月创办的公司,营业范围包括电子竞技的赛事项目、线上平台运营、传媒等。香蕉游戏是香蕉计划旗下的电竞部门,还曾经获得经纬、IDG资本等机构的投资,其估值超过2亿元。

2015年,王思聪凭借40亿元身家登陆“胡润百富榜”。2016年,王思聪在“中国80后富豪排行榜”中位居第二。2017年,王思聪在《中国顶级投资人排行榜》中排37名。2018年,王思聪个人身家达到50亿元人民币,超2008年时王健林个人财富。

参照RNG战队20亿人民币的估值,王思聪的流量和iG战队的冠军效应或将iG战队的估值推高至10亿元以上。此前传言王思聪转让熊猫TV的股权作价达30亿人民币。香蕉计划的整体估值在2016年已达2.6亿。仅这三家公司所带给王思聪的财富积累,或已超43亿人民币。加之其普斯投资近年来投资项目的资本积累,业内计算其资本已超60亿。

据此计算,当初王健林给王思聪的5亿零花钱十年时间内涨了10倍多。连王健林都曾公开坦言,“在某些领域他或许看得比我准。”

彼时的王思聪被外界称作投资天才,早已摆脱纨绔子弟的头衔和老爸王健林的光环,成为了所谓的“国民老公”。

熊猫互娱的陨落

当然,即使有“国民老公”称号的加持,王思聪的投资道路也并非一帆风顺。

2015年,普思资本斥资1928万,入股乐视体育,持有乐视体育3.96%股份,成为乐视体育第八大股东。但乐视体育的一夜崩盘,让这次投资打了水漂。

不过乐视体育的崩盘,对于身家63亿的王思聪来说,也只是小打小闹。真正的问题,出在熊猫互娱上。

2015年,王思聪成立熊猫互娱后,就将直播行业搅得风生水起。一方面,他花大价钱疯狂挖走其他平台的大主播,一度将主播身价炒至千万元。另一方面,他更是斥巨资1亿举办直播综艺《HELLO,女神》。这一系列的操作使得熊猫互娱迅速发展起来,公司更是在一年不到的时间内完成了三轮融资,巅峰时估值高达50亿。


但随之而来的,却是迅速衰落。

人们常说:“站在风口上,猪都能起飞”,这话倒是不错,不过这句话忽略了一点:“风口过去后,是猪就还得掉下来”。

前些年,由于斗鱼直播的爆红,带动国内互联网行业进入了一个“大直播时代”,在短短两年的时间里就冒出来了熊猫、虎牙、战旗、全民、花椒、触手等大大小小几百家游戏平台。其中,熊猫TV是第一家站出来跟斗鱼刚正面的直播平台。

在行业兴起初期,资本迅速涌入给直播行业带来了一片繁荣的景象,由于各个平台的挖人大战主播们身价水涨船高达到了上百万甚至上千万,而各个直播间也经常会冒出来一些莫名其妙就打赏几万几十万的超级土豪。

然而,这些说到底也只是虚假的繁荣罢了,如今市场泡沫破碎,几百家直播平台相继破产倒闭只剩下寥寥十多家还能正常生存,众多主播追着公司屁股后面讨薪要不来钱。

至于熊猫TV,先是《HELLO,女神》的效果甚微,而后又遇到了突如其来的限韩令,让王思聪签约韩国女团的计划打了水漂,几次尝试未果后,熊猫平台在整个行业中日益沉寂。再后来,资金链断裂,主播出走,熊猫互娱已经到了生死的边缘。

终于,2019年3月8日上午11时,熊猫直播关闭了服务器,正式宣告结束运营。

天眼查显示,熊猫互娱在2015年的亏损约5000万元,2016年约5亿元,2017年约8亿元,虽然最终导致熊猫互娱破产清算的数额尚不明确,但根据熊猫互娱内部传闻,其负债金额高达十几亿元。

去年熊猫TV就曾打算贱卖自己找人接盘,但如今的结果看来应该是没有找到。资本市场总是如此残酷无情,牛市时能把一个人推上成功的巅峰,低谷时却又墙倒众人推,将人拉入无休止的债务当中。

熊猫互娱的陨落,似乎成了导火索。

王思聪名下有多条风险信息,他担任高管的乐视体育文化产业发展(北京)有限公司和上海熊猫互娱文化有限公司均为最高人民法院所公示的失信公司,即“老赖”。此外,与王思聪关联的数家企业有清算信息,如上海香蕉计划体育文化有限公司。

王思聪在20家公司担任法定代表人,在33家公司担任股东,在34家公司担任高管,对108家企业拥有实际控制权。在此之前,王思聪担任高管或股东的多家公司股权也遭到了冻结。

目前王思聪名下冻结股权价值合计已经超过8445万元。包括其亲手创办的香蕉计划旗下多家公司、上海水晶荔枝娱乐文化有限公司。

“国民老公”的整个投资帝国,随着互联网泡沫的破灭,已经开始全面坍塌。

从2018年年底起,不少互联网公司纷纷裁员,包括BAT巨头。关于资本寒冬、互联网寒冬将至的讨论不绝于耳。在这场互联网寒冬里,上游资金的枯竭使大部分企业必须视现金为王,回归理性后,都在思考在缺少现金的时候如何活下来。互联网行业过热之时,资本市场如同火上浇油,当泡沫破裂时就是冷水浇头。

同王思聪一样,当年李嘉诚的儿子李泽楷,也是被称作投资小超人,但到头来,却也不得不回家继承老爹的家产。2000年,年仅34岁的李泽楷通过“收购香港电讯”,在资本市场上一战成名。

但随着中国的互联网泡沫被冲破,原本一帆风顺的李泽楷也没能幸免。并购仅半年后,全球新经济退潮,互联网泡沫破裂,6年间,电讯盈科市值蒸发近90%。2006年,不堪债务重负的李泽楷不顾第二大股东中国网通的强烈反对,宣布出售电讯盈科。最终,李泽楷决定将股份出售给梁伯韬。然而,梁伯韬将12%的股份出售给李泽楷之父李嘉诚旗下的私人慈善基金。

现在看来,王思聪的路径和李泽楷相似——从电竞和直播行业的蛮荒时代强势进入,却在收割前被踢出去。从投资天才,到现在的股权冻结。从5亿零花钱,到50亿身价,再到现在的欠款1.5亿。这其中的酸甜苦辣,只有他自己知道。

巴菲特曾经说过:“当潮水退去后,才知道谁在裸泳”。当中国的互联网潮水开始退去,原来王思聪也在裸泳。

如今的王思聪,删掉了自己所有的微博,或许真的是准备收心,回万达上班了。